“江山行旅——李项鸿山水画艺术巡展”将亮相广东东莞岭南美术馆

2019-10-03 15:13

《展讯》由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办,岭南画院、岭南美术馆承办的“江山行旅——李项鸿山水画艺术巡展(第七回:广东站)将于2019年6月9日至16日,在广东东莞岭南美术馆举行。

李项鸿,1960年出生于浙江东阳。1978年入伍,毕业于北京大学艺术学院美术学专业研究生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美术理论研究与书画创作高研班导师、广西师范大学客座教授,九三学社中央书画院艺术委员。

20世纪7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创作的美术作品《猫耳洞里》《神兵天降》《在密密的树林里》《雨后青山铁铸成》等多次入选专业美术展并获奖。1993年调入北京,从事专业美术创作、教学和研究工作。国画作品《山道弯弯》《昆仑兵车行》《瑶嶺早春》《关山沐春》等选入全国美展并获奖。参与编纂的《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军事百科全书》分别获科研成品总编一等奖、科研成果特等奖和国家图书荣誉奖。应邀在中央电视台书画课堂栏目、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山水画高研班等授课。2016年起,“江山行旅·李项鸿山水画艺术巡回展”在上海、杭州、南京、桂林、金华、东阳等地展出。山水画《松依烟霞伴书声》被上海市档案馆收藏;山水画《社姆山秋韵》被吴昌硕纪念馆收藏;山水画《瑶乡秋韵》被桂林美术馆收藏。出版有《中国美术名家?李项鸿山水画集》、《中国山水画名家技法·项鸿写意山水画艺术》、《江山行旅—李项鸿画集》、《中国书画名家精品系列·李项鸿作品精选》、《中国书画百杰作品集·李项鸿》、《国画瓷韵?李项鸿陶艺作品集》等。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印制发行《中国传世名家名作专题邮票·李项鸿美术作品邮票》。

《翠林积雨故园新》2011年137cm×68cm

1999年被中国文联评为“中国百杰画家”; 2007年被评为“当代30位最具学术价值与市场潜力的(山水)画家”; 2009年被选为“向祖国母亲献礼”《共和国六十位国画大家》;2011年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为其拍摄《写意人生》专题片;2013年被评为年度德艺双馨书画家。2016年,CCTV4国际频道《远方的家》栏目播出“李项鸿专访——古樟树下文脉深”。2017年9月,李项鸿山水画艺术研讨会在杭州浙江美术馆学术报告厅举行。其简历和成就载入《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世界当代书画家大辞典》、《世界当代著名书画家真迹博览大典》等多部辞书。

《行云流水吟春秋》2010年 68cm×137cm

江山行履 胸有乾坤

——李项鸿的山水画探索

高天民

第一次观看李项鸿的山水画作品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作品直观地看,李项鸿是一位体验型的艺术家,即他与一些提出自己明确主张的艺术家不同,而是以自己的艺术敏感和对大自然的切身体验来构筑自己的艺术语言并表达他对自然和艺术的认识。这种体验型的艺术家往往都有着敏锐的直觉和超强的艺术表达能力。纵观李项鸿的作品,可以看到他开阔的视野、对不同笔墨语言的把握能力和一种包容的艺术态度。

《雁荡山雨霁》2017年247cm×123cm

作为一位受过学院教育的艺术家,李项鸿有着坚实的造型能力和笔墨功底,但他并不津津乐道于技术的炫耀,也不局限于某家某派,而是广收博取,取精用弘,进而拓展自己的艺术表达和精神表达。因此可以看出,经过多年的学术积淀之后,李项鸿已成为一位注重精神性表达的山水画艺术家。他曾经说过,“造化有神韵,此中内美常人不可见,取之亦不易,而能否得此神韵,则是山水画创作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因此他对于自己的艺术追求十分明确:“我觉得在笔墨所创造的人格化的第二自然中,不仅要感悟到造化的意象、艺术的境界,而且要努力营造超越和独立于现实的精神家园,这是我所追求的山水画境界。”

《巍巍群山青 茫茫云霭深》2017年458cm×121cm

传统的中国画分科在20世纪经过一番曲折而被保存延续下来,这个现象表明,和西画不同,中国画中的人物、山水、花鸟各有其含义和功能:人物画的明劝诫,著升沉,山水画的意境与境界,花鸟画的隐喻与象征。而且这种含义和功能即使在今天也仍然有效。或者说,仍然是我们观察和判断艺术家及其艺术的重要指标。特别是山水画中的意境与境界不仅体现了山水画自身的要求与特征,也为我们评判山水画家及其艺术提供了依据。

《白云生处》2009年150cm×180cm

画家亚明曾在谈及自己对黄山的认识时说:“首登踏遍众峰,写廿开册页,皆对影取形。二到又写松百株,三次方知山之精神,六到才明山之性也。”我们由此得知,亚明对黄山的认识经历了“对影取形”、“知山之精神”、“明山之性”三个阶段,或者说三种境界。这让我们想起了刘海粟对黄山的认识历程:“深入黄山,表现黄山,跳出黄山,拥抱黄山,吞吐黄山”。显然,不管画家对大自然是如何认识的,都有一个由表及里,由对象到自我,由再现到表现的过程。可以说,这不仅是艺术认知的规律,也是艺术家艺术境界的体现。

《春回南岭》1999年180cm×120cm

现代著名画家潘天寿十分重视绘画中意境和境界问题,他曾经说过,“中国画以意境、气韵、格调为最高境地”。又说,“艺术以境界美为极致”。特别对山水画而言尤为如此。从作品看,对于山水画精神性和境界的追求,使李项鸿的艺术表现出一种基于自然美的超越性,这种超越性不仅与其丰富的军旅生涯有着密切的关系,也是这个时代之精神的体现。

《关山沐春》2007年145cm×180cm

从山水画的起源看,意境和境界与佛道思想和文人意识有着密切关系,对于这种山水画的本质郭熙把它描述为“林泉之志”:“林泉之志,烟霞之侣,梦寐在焉,耳目断绝。今得妙手,郁然出之,不下堂筵,坐穷泉壑,猿声鸟啼,依约在耳;山光水色,湟漾夺目,此岂不快人意,实获我心哉!此世之所以贵夫画山水之本意也。”显然这是与传统的隐逸文化相关联的思想。然而在当代,现实主义的时代精神已完全取代了这种隐逸文化,并转化为艺术家的自觉追求和新的意境与境界。

《龙虎山祥云》2007年68cm×68cm

在四十年的军旅生涯中,李项鸿可谓是“北上燕山,南下漓江,东临嵩岭,西览戈壁”。这种大跨度的视觉体验奠定了他基本的审美经验和山水认知,但更重要的是,四十载的军旅生活不仅锤炼了李项鸿博大、崇高的情怀,也养成了他宏阔、洒脱的艺术气质,他也由此为自己展开了一个广阔的艺术空间。

《云幻山居图》2007年68cm×68cm

李项鸿山水画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他并不以表现某地某处的具体景色为目的,而是将他对山水的观察、写生融汇于心,然后综合地表现出来。在写生已经成为今天艺术家的基本素质和能力之后,特别是在众多艺术家还依赖于写生的状况下,李项鸿却逐渐摆脱了对物写生的西式方法,而开始回归传统的目识心记的方法,由此真正做到了“外师造化,中得心源”。

《山道弯弯》1993年120cm×132cm

他的这个特点决定了他在艺术创作方法上多样综合的取向。综观李项鸿的作品九十年代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这时北方山水的点皴技法首先受到他的关注和青睐。在《瑶岭早春》(1994)、《昆仑兵车行》(1997)、《春回南岭》(1999)、《关山沐春》(2007)、《云山叠翠》(2007)、《白云生处》(2009)等作品中,他以密匝的点染技法呈现出一种气势宏大、丛峦叠嶂的北方山水的气象。

《乡情悠悠入梦来》2014年200cm×200cm

在近十年的时间里,他由此构建起一种突出结构和造型的宏大叙事图式。但在这同时,他又将眼光转向了南方画家陆俨少。在像《秋山晚晴》(1997)、《泉响云林外》(2001)、《黄山烟云》(2015)这样的作品中,陆俨少的影响清晰可见。对陆俨少笔墨技法的吸收,不仅增加了其作品笔墨上的趣味性,更为之带来了构图和结构上的灵动和变化。实际上,李项鸿视野的开放性是多向的。我们不仅在其早期作品中还可看到“四王”的影子,在其后来的实践中,石涛、李可染、黄宾虹等画家都对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瑶岭早春》1994年180cm×150cm

因此我们看到,“四王”的缜密严谨、陆俨少的灵动飘逸、李可染的厚重坚实、黄宾虹的华滋浑厚等都成为他借以表达个人情感和审美意象的资源与手段,在这种综合中,李项鸿将灵秀与浑厚、崇高与朴素集于一身,北方的大山大水与南方的平远丘壑不仅都成为他的关注对象,而且也为其带来了个人化的艺术表达。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在其《溪山幽居》(2010)、《红石峡烟云》(2010)、《岘峰朝晖》(2011)、《云卧青山居家幽》(2012)、《千岩万壑锁翠烟》(2014)这样的作品中又看到了另一种气象,一种法外无法的写意意象。

《昆仑兵车行》1997年143cm×202cm

在这样的作品中,李项鸿将其所有的资源综合在一起了,并呈现出其真正的特质。因为所有这一切最终都指向了一个方向:对山水画意境和境界的表达。《山高松声远》(2012)可以说是综合了其艺术特质的一幅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北方大山大水式构图与南方灵秀生动的笔墨相结合,构筑起一种大开大合的万千气象,并以书写式笔法呈现出豪迈的气质。

《岭上人家》1999年240cm×100cm

《狼牙山》2011年180cm×97cm

《雾灵山晚秋》2016年138cm×68cm

《云山叠翠》2007年124cm×248cm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